今天依旧是个疯狂咕咕咕的鸽王

师无渡是全天底下最好最棒的哥哥,没有之一。他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

【生贺】寄我此生

*文笔辣鸡*

*文风奇异*

*总感觉后记比正文长*

*是有感所发但是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

*至那个我一直深爱的少年*

在一片奇异的森林里,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一个白裙少女,在森林里游荡。
.
随着少女的动作,裙摆在膝盖处形成了白色的波浪。少女双手背后,光着双脚,面容却隐在那奇异的灰雾中,只看到她及膝的金发随着动作飘动,蹦蹦跳跳的游走在每一颗树边。
.
她张口,声音如同来着古老神秘的典籍上的乐曲,诡秘又晦涩的歌谣,从她口中传出——
.

在那片大陆上
在那个国家里
有着我最亲爱的王
那个少年伯爵
是王——
王的名讳不可提
王的名讳不可诉
深蓝色的玫瑰
与白色蔷薇
只会被允许
献给我亲爱的王
王啊——我亲爱的王啊——
.

森林的上空,恶魔的声音与少女的声音重合,恶魔是蛊惑,少女是虔诚。
.
“只要是您希望的,我会陪伴您到天涯海角,就算王座崩塌,光辉闪耀的王冠褪色,数之不尽的尸骸堆积如山,在这堆积如山的尸骸上,我都陪在倒下的小国王身边直至听到喊出骑士的命令,那个时候为止。”
.

在耳边响起的
是恶魔不变的誓言
我亲爱的王
睁开他那如同“希望”一般的瞳
右眼却被污染
那是与恶魔交易的代价
那可恶的黑鸦
他的血瞳
竟敢觊觎王的灵魂
.

到这里,少女的声音掺杂了愤怒与无奈。是那个可恶的乌鸦,他自深渊拯救了王,又将王自人世泯灭。
.
纯白无垢的王,成为了漆黑的恶魔。
.
少女叹气,却又重新开始吟唱。
.

在这个日子
这是个隆重的日子
是王的诞辰
是王的再一次的十三岁
是的
王——是永生的
无可厚非
无可奉告
在此
您最忠诚的信徒
在第六年
向您祝福
向您祷告
不愿神佑
因为——
您即是我神

厚重的钟鸣声在森林上空响起,似是从天国而来,夹杂飘渺虚无的圣歌,天空中似乎有洁白的羽毛随着灿金色的阳光划过,妄图穿越这灰雾。
.
“不需要,天使。”少女抬头,淡漠的声音响起,厌恶又不屑。霎时间,天空中的一切随着少女尾音的消散而轰然破碎,模糊而又不甘的声音隐隐传来,却很快就被灰雾扼杀。
.
“王不需要神的庇护,王即是神。”
.

少女来到了森林深处的圣坛,圣坛四周密密麻麻的绘刻着古老而又诡谲的咒文,圣坛中间供奉着一颗蓝色的棱形的宝石,宝石悬浮在圣坛之上,周围莹莹的散发着幽蓝的光。
.
少女一步一步,踏上圣坛,虔诚的向着那块宝石跪拜下去,匍匐在地上,像是最忠实的信徒。
.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宝石上空的灰雾中,蓦地出现了一双狭长的双眼,血红色的竖瞳让人不寒而栗,那双竖瞳转了转,看向了少女。
.
少女却像什么都没发现一样,依旧跪在地上。森林以少女为中心,从四周开始化为灰点崩塌碎裂,那双竖瞳也越来越亮。
.
终于,连少女也开始消逝了。金色的光点成为了灰雾中的唯一亮光,从双脚双手开始,慢慢的身躯蔓延,少女这才抬起头,被灰雾遮住的面容也开始显现,直到露出了少女小巧的下巴。“呵,乌鸦。”少女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连这里都能找到……”说完,少女不再理会那双血瞳,转向那颗宝石。这个时候,少女已经只剩残损的身躯了,那块宝石也在不知不觉中布满了裂痕。
.
“王啊……我神……”一滴晶莹的眼泪顺着少女的下巴滚落,只剩了一颗头颅的少女唇角勾起了真心的微笑。“生日快乐。”祝福的话语和最后光点一起随风飘散,化为乌有,蓝色的宝石也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了,随之崩裂,化为了齑粉。
.

这个世界,结束了。

——END——

后记:
这是我在今年四月份停笔后的第二篇正儿八经写的文章,文体和文风都很奇异,我也知道,但我已经是尽我全力了,我想用最完美的笔触来表达我对那个少年的喜爱。怎么说呢,这已经是我认识夏尔的第六年了,也是我喜欢他的第五年,然后是给他过生日第四年。去年的话也是写了篇生贺,来告诉那个隔着次元壁,而我又深爱着的少年,祝他再一个13岁的生日快乐。
.
当然,我也知道我自己这个破烂文笔是无论如何叙述都表达不出来那个少年所拥有的,他身上光彩夺目的闪光点,他的人格魅力是那么的令我着迷,就如同我文章里所叙述的,那朝圣的少女,其实也有我一半的影子,他在我眼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纸片人”,他是我心目中的神,是王,是我的信仰。正如同我去年给他的生贺里说的一样,我无比的清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与他之间的距离,但他吸引我的并不只有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内在。他那种绝不屈服的内心,那种倔强的精神,都令我深深的感动。
.
文中对赛巴斯的描述并不是我对于赛巴斯的感情,但这确实是我所能够理解的,能够领会的,一个圣徒,一个忠诚的属下,所对于她的神,她的王被深渊里的恶魔所拯救,又被恶魔推下悬崖的情感。她对那恶魔是感激的,也是厌恶的,所以她才会在最后,并没有对塞巴斯所反抗,塞巴斯才会而易举的就将她湮灭于人世,算是间接的替她的王,她的神所偿还的一个人情吧,虽然她的神,她的王可能并不知晓。
.
我啰嗦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到现在了,我有一些语无伦次。毕竟对一个人最深的情感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表现出来的,我所能达到的程度也只有这些了。
.

愿春风与夏虫,秋实与冬雪能带给您世间最美好的一切,常伴您的左右。这是我由衷的祝福。
.
愿您一切安好
.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少年。
.
——于2018.12.14    一个隆重的日子。

印象

*唐亚友情向*

*是个人对亚瑟的理解*

*超超超超超级短小预警*

*超级大的OOC预警*

*超级草率的题目预警*





“就像是大海。”唐晓翼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他一直知晓的,那人怎可能温温柔柔的,就如同岸边的浪,只会轻柔的拂过你,离开时还会与沙恋恋不舍的缠绵。那人只会是真正的海,他可以用广阔的胸襟包容你所有过错与缺点。温和,是表象,亦是这百年时光所沉淀下来的修养。
.
对他的认识不得浮于表面。唐晓翼低头苦笑。在那海面的风平浪静之下,无人知晓到底有多少船只葬身于此,又有多少亡魂不得安宁。他亦晓得,那人在他们所看不见的地方,手上染过多少鲜血,有多少人死在这个优雅温和的贵族少年手下。大西洋船王这个名号,可不是空穴来风。
.
再深层一点呢?就无人可知了。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读懂他每件事的用意,他的想法总是异常深刻,又如同大海深不可测。亚特兰蒂斯最后一位永生的预言家,他的一切,是那么的令人费解。
.
“晓翼,该吃晚饭了。”身着上世纪贵族的繁复华服的金发少年,站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一脸笑意地唤他,身后古朴的餐厅内,尚且年轻的少年们笑闹的声音传来。唐晓翼唇角微勾,却很快地换上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知道了知道了,亚瑟,你这个老头子啰嗦的毛病怎么还不改改。”说着,却还是迈动双腿,慢悠悠跟随少年进入了餐厅,他们身后,月色正好。

——END——

没有标题,下一个√

昨天玩监管者,没用小丑,选的厂长。然后我们这局里有两个园丁,一个牛仔装的。嗯对,我好不容易抓到她,本来想带她去找电报机(密码机?敲迷)结果那个园丁小姐姐手速贼快,每次我还没找到电报机她就下来了,搞的我抓了她得有三四次【手动表情】到最后门都开了,我本来想把她送出去,结果刚到门口她又下来了【继续手动表情/】她队友在门口等着她,然后我就溜到一个废墟躲起来了,结果10秒后她还没走,然后我就【手动黑人问号脸】,于是我又溜出去,发现那个小姐姐还在地上是被打晕的状态,emmmmm于是我又把她绑在气球上直接送出门去了。真的是不容易,我只想当一个好好先生【监管者?】

夏虫语冰——浅谈那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师无渡


××占tag致歉××
**只有一千字预警**
**文笔渣预警**
**中考前最后一发预警**


实际上,一直想为师无渡写点什么,但是每每到此,到口的话便仿佛被什么阻塞。犹豫良多,最终还是决定提笔。

其实刚开始看《天官》的时候,就是奔着主cp花怜去的,后来等到师无渡出场后,就觉得眼前一亮,欸,这个人设我喜欢,以及后来师无渡的弟控行为,深深的戳中了我的萌点。

但那几乎都是后话了,其实在师无渡的全部戏份里,直到最后他入了黄泉地狱,我对于这个角色的死去还是不在意的,也仅仅是感到“啊他竟然死了好可惜啊我挺喜欢他的”,甚至说在师无渡死的前几章,谢怜用移魂大法被花城强行用吻扯回来时,我还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这个片段,丝毫没有对于已经危机四伏的青玄还有渡哥一丝关心,用看一个配角的感觉看完了124章。然而现在这一章是我拒绝再次打开的。

直到我看完了《天官》的更新,又去把《渣反》看完,我依旧对师无渡的喜爱还仅仅停留在“他出现过,喜欢他的设定”这里。然后继续看攒了近两个星期的《天官》的更新。正好是青玄沦落为一个乞儿的那里。我突然有些心疼他,从前那么高贵的一个人,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最顶尖的,现在却成为了一个连粗茶淡饭也吃不上的乞儿,就连身体也不复从前。然后我就想起了他哥哥师无渡。

水师无渡,掌财司水,因其性格之傲,诨号“水横天”。但他宠溺弟弟是整个上天庭无一不知的。可以说,师青玄的一切都是他给的,风师扇,长命锁,锦衣玉食,随意散出的十万公德,几百盏天灯,甚至是命格。他性格高傲,狂傲到让人不可忽视——水横天,不就是比天还横么?这样傲气的一个人,双手沾染的鲜血,水域上掀翻的船只,就连飞升,也只为一人,他的弟弟,师青玄。为了师青玄,他冒着巨大的风险换命,只为给予师青玄一个没有白话真仙的无忧未来;尸首分离的死在贺玄的手下,只为不让师青玄拥有一个乞儿的命格。这样的一个人,对于师青玄来说,他是“善”,是一个宠他爱他的兄长,但对于旁人来说,他就是“恶”,是那一个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水横天。生杀予夺全在他的一念之间,心底唯一一块温柔,全部留给了师青玄。

至此,我开始喜欢上了水风,喜欢上了师无渡。慢慢的,一点一点,师无渡的形象在我心中开始了成长,从有好感到我喜欢他,从喜欢到恨不得把师无渡安利给全世界,只想吹爆他。这样好这样好的一个人,我刚开始为什么不喜欢他呢?

《公无渡河》,是师无渡名字的由来,短短四句话,将师无渡在《天官》里的始末淋漓尽致的刻画了出来,不得不说秀秀的功底很好。“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师无渡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我命由我不由天”是他性格的完美诠释,想要的,就算不择手段去争去抢,也要弄到手。还记得贺玄的询问:“换命,你可后悔过?”而师无渡的回答一如了他狂傲的性格:“从不后悔!”俗话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死心。”这样的一个人,就算见到了棺材,不仅不会掉泪,还会狠狠地将棺材嘲笑一番;撞了南墙,不仅不会死心,还会把南墙摧毁,一往直前。

这样的一个人,为了在贺玄手里保全弟弟,舍弃了高傲,跪在贺家五人的骨灰前;选择激怒贺玄,让他杀了自己,这样就不用让师青玄背负“弑兄”的罪名或者乞儿的命格,最终落得一个尸首分离的下场,那狂傲的话语,诉说着师无渡这一生的傲骨——我命由我不由天!将弟弟置于阳光之下,人世间的丑恶不让他沾染一分一毫,而自己却站在阴影里,手染鲜血,舍弃一切,背负罪恶,只为护他单纯如纸,一世周全。这样的师无渡,如何让人厌恶?

至此,我想要说的,理的清头绪的,已经是全部了。但师无渡此人,绝不是我这种庸人可以用苍白无力的文字所描写,所诉说出来的。思绪殆尽,索性停笔,此为一别,于五月初一自能再次相见。

——玄衣于戊戌年正月廿三          2018年3月10日

【水风骨科】弟控师无渡了解一下?

除夕小段子
现代paro√
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哦不,ooc注意一下√

今天是除夕,师青玄决定要好好的坑他哥一笔。

风师凉凉:哥哥哥,在吗?
水师无渡:怎么了?
风师凉凉:哥~我饿啦~没钱吃饭了
支●宝到账,1000元。

钱已入袋。

风师凉凉:谢谢哥!
水师无渡:快去吃饭,别饿坏了
风师凉凉:嗯嗯

等师青玄饱餐一顿后……

风师凉凉:哥……
水师无渡:青玄,怎么了?
风师凉凉:哥……别人都抽到ssr了,我还没抽到QAQ……
支●宝到账,30000元。

风师凉凉:呜哇!谢谢哥!哥你最好了!

钱已入袋。

于是师青玄在某个手游yys里氪了30000后……
某个ssr图鉴全了√

晚上23:59

“哥~”师青玄飘去蹭蹭师无渡。
师无渡揉了揉师青玄的头发,叹了一口气,问道:“青玄,又怎么了?”
“哥,你看!”师青玄没有回答,指向了窗外。时针分针重合,古老的座钟发出12声钟响。窗外如墨的天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绚烂的烟火。
“哥,新年快乐。”师青玄笑道,如同一只慵懒的猫儿。
“你也是。”
“所以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师无渡看向笑嘻嘻的师青玄,轻笑出声,在师青玄额头上印下一吻:“把我送给你,怎么样?”
师青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抱住了师无渡,低低的说了声:“好。”
这大概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吧♥

—End√—

篇尾日常吐槽:嘛,在这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祝大家除夕快乐!顺便兼新年快乐!(所以说大年初一我就不码了,日更贼难受,对于我这种懒癌患者来说√)

祝各位小可爱新春快乐!阖家欢乐!有钱有师家兄弟的大红包!

【水风骨科】你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宝物[大概是情人节贺文?][下]


题目和正文大概没什么关系√
毕竟我是个起名废√
*师无渡X师青玄√*水风骨科*
产糖使我愉悦√
大概……没有车?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夶夶√
*现代paro√
注意事项:有私设,师青玄与原著的各位都认识,而且师青玄和师无渡住在一起√

现在我只想吹爆师无渡√他是天底下最棒的哥哥!

师无渡蹲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师青玄的脑袋,因为外物的触碰,师青玄死机的大脑才得以重启。

感觉到有人揉他脑袋,师青玄抬起头,发现师无渡正蹲在他面前。师青玄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哥……”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青玄,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师无渡皱了皱眉,是谁这么不长眼敢欺负他的弟弟。起身,想要将师青玄从地上拉起来,说到:“来,青玄,先起来,慢慢说。”

这下子脑内风暴1000种死法的变成了前台小姐:我的天我竟然对总裁的妹妹(?)这个态度我……于是前台小姐抱着“反正都要死了”的心,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继续暗中观察。

但是师青玄却蹲在地上纹丝不动。“哥……蹲太久,我腿麻了……”师青玄蹲在地上弱弱的解释道。然后师青玄还没反应过来时,师无都已经将他公主抱了起来。

师青玄一脸震惊,下意识抱住了师无渡的脖子:“!!!哥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师无渡抱起他快步走向总裁专用电梯,走之前还不忘甩给前台小姐一个警告的眼神。“你不是腿麻了吗?我抱你上去。”说到这里,师无渡和师青玄已经到了电梯里。

“……”这么正经的理由我竟无言以对,师青玄弱弱的想。师无渡按下顶楼的按钮,电梯开始飞快的向上升。师青玄窝在师无渡的怀里,听着师无渡有力的心跳声,抬头看看兄长的侧脸,竟是感到无比满足。发现了自己的想发,师青玄的脸“轰”一下就红了,只能将脸埋在师无渡的胸口。师无渡看见自家弟弟这么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就像一只小猫一样,瞬间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xing)运(fu)的人了。

PM  13:00

“叮”一声,电梯到达了顶楼,师无渡抱着师青玄走向办公室。虽然今天留下加班的人很少,但是师青玄还是听到了四五声“总裁好。”师青玄:“……”幸亏自己没有露脸,给自己的机智点赞√

“咔嚓”一声,师无渡打开了门,走了两步,将师青玄放到了沙发上。“青玄,你看你这身衣服,成何体统!不是都说了不让你女相出来吗!”果不其然,师青玄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师无渡开始训斥他了。

“哥~”师青玄拽着师青玄的手撒娇道。师无渡表面上还是一脸严肃,但实际上心里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叫哥也不行,去给我换衣服!”听见师无渡坚定的声音,师青玄不情不愿的去拿师无渡放在柜子里的衣服。其实谁师青玄不知道,只要他再叫几声“哥”,撒撒娇,师无渡就会纵容他穿女装。

师青玄拿着衣服,背对着师无渡换衣服。师青玄和师无渡的身形差不多,但还是有些差异的。师无渡的休闲装穿在师青玄身上略显宽大,卫衣的领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裤子略长,但还可以。妆容被擦去,露出了本相,亚麻色的卷发被摘下,变成了原来的黑色碎发。

“哥,好了。”师青玄换完衣服,对师无渡说到。师无渡坐在做在桌前处理文件。“嗯,青玄,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师无渡问道。“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叫哥你跟我去吃午饭吧。”师青玄抿了抿嘴,有些不安的说到,不知道为什么,师青玄很害怕被师无渡拒绝。

师无渡听到这句话并不诧异,因为师青玄原来也是隔三差五地来找师无渡吃午饭。于是就在师青玄期待的目光里答应了下来。师青玄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PM  13:30

师无渡和师青玄坐在一家西餐厅里,主菜还没有上,只有配菜和沙拉摆在桌子上,悠扬的音乐从各个地方的音响里播放出来。师青玄因为没有吃早饭,肚子早就饿了,于是在配菜上来的时候就开始吃,现在已经将自己的配菜吃完了,开始吃师无渡的那份沙拉。

“青玄,慢点吃。”师无渡对师青玄说道,“一会还有主菜呢。”“嗯嗯。”师青玄嘴里有东西,只能含糊的应到。

PM  14:40

师青玄和师无渡吃完已经算是下午茶的午餐,坐到了车里,师无渡打算先送师青玄回家,然后再会公司。师青玄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正在开车的师无渡说道:“哥,今天是情人节欸~”师无渡应到“嗯。”车内的气氛再次沉寂,师青玄好像陷入了沉思。

PM  15:15

师青玄到家,直奔卧室。坐在柔软的床上,师青玄打开手机上的搜索引擎,输入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和“被一个人喜欢是什么样子”。

PM  15:45

师青玄脸色有些凝重,不好下决定,于是犹豫了很长时间,还是选择点开了和“仙乐太子”的聊天对话框。

PM  17:50

因为明天就是除夕了,师无渡公司里的事情基本上是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才能这么早回来。打开门,习惯性的说一声:“青玄,我回来了。”往日师青玄都会应声,但今天罕见的没有回应。“青玄?”师无渡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依旧是没有回答。

师无渡将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换了拖鞋,就走到了师青玄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青玄?”只听到里面师青玄闷闷的应声:“嗯。”师无渡有些担心,问道:“青玄,怎么了?”师无渡等了片刻,却是没有了回应。师无渡刚要打开门,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师无渡被师青玄扑了满怀。感觉怀中人的身躯微微颤抖,师无渡赶紧问道:“青玄,怎么了?你给哥说啊。”师青玄趴在师无渡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哥,我喜欢你。”说完后,师青玄就在那人的怀里,等待答案。

听到自己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弟弟对自己这么说到,喜悦占据了师无渡长久以来的冷静,师无渡将师青玄推到了身后的墙上,一手垫在师青玄的脑后,另一只手抬起师青玄的下巴,吻上了师青玄的唇。

师青玄愿以为自己这份感情不会得到回应,自己会被兄长推开,斥责,然后爱慕的那人拂袖而去,没想到自己却被兄长推到了墙上,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吻了自己。

一吻结束,师青玄呼吸急促,脸色绯红,但脸上的神情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师无渡看着自己的弟弟,轻笑出声,然后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到:“青玄,我也爱你。”

—End√—

篇尾日常吐槽:啊啊啊啊还是没赶上在0:00之前将这一篇发上来。真是罪过罪过,就酱吧,还是想要吹爆师无渡!

【水风骨科】你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宝物[大概是情人节贺文?][上]


题目和正文大概没什么关系√
毕竟我是个起名废√
*师无渡X师青玄√*水风骨科*
产糖使我愉悦√
大概……没有车?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夶夶√
*现代paro√
注意事项:有私设,师青玄与原著的各位都认识,而且师青玄和师无渡住在一起√

现在我只想吹爆师无渡√他是天底下最棒的哥哥。

AM  10:06

今天是情人节。师青玄穿着(师无渡给他买的)睡衣,坐在(师无渡家的)床上,点开(师无渡给他买的)手机内自带的日历的时候,才刚刚发现这个事情。

“欸?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吗?我都不知道哎~”师青玄挠了挠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自言自语道。于是师青玄决定刷刷朋友圈看看朋友圈的各位大佬是怎么过的。结果越刷越糟心,朋友圈里全是撒狗粮的!也真是够了,让师青玄这个单身狗怎么活啊……比如说花城和太子殿下是这样撒的:
仙乐太子:@血雨探花  三郎,我今天收破烂没有进账,没钱请你吃饭了,怎么办!QAQ
血雨探花:没关系,哥哥,你没钱了我养你♥@仙乐太子
又比如说隔壁的权一真和他家师兄引玉:
权一真:师兄,听说今天要拉着最喜欢的人去宾馆,所以,师兄,去吗?@引玉
回复:引玉:……一真你又从哪里听说的啊!不去宾馆,我请你去吃饭。
再比如说南宫集团的灵文和她的小鲜肉白锦:
灵文:@锦衣仙 白锦你今天要请我吃饭!还要陪我逛街,买包包,看电影,去游乐场bulabula……
锦衣仙:好,都听你的,今天一天的时间都给你 @灵文
……
师青玄翻看着朋友圈,内牛满面,扔了(师无渡给他买的)手机,跳下了(师无渡家的)床,飘着“嘤嘤嘤”的去找师无渡求安慰了。

“哥~”出了卧室,师青玄四处寻找师无渡,然后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青玄,早餐在冰箱里,别忘吃。”一看这张扬熟悉的字体,就知道是师无渡留下的。(除了他也没谁啊!)“大概是公司有事情吧。”师青玄猜测到。看着这张纸条,心中的感情十分怪异,既有弟弟对兄长的感激,也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和不可忽视的失落感。“我这是怎么了?” (青玄小宝贝你这是恋爱了!) 师无渡低喃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又恢复了平时没心没肺(?)的状态,飘去了浴室洗漱。

AM  11:00

师青玄从浴室出来,穿着白色的浴袍,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还有两条大白腿,擦着还有些滴水的头发,师青玄走向厨房,刚想拿出放在冰箱里的早饭,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师无渡一起去吃午饭。然后师青玄就一溜烟的跑去卧室换衣服了。

AM  11:35

师青玄穿好衣服了,但是好像有点奇异,师青玄穿的是……女装。
然后师青玄丝毫没有在意的又开始捣鼓一些瓶瓶罐罐,开始化妆。

PM  12:05

画好妆的师青玄,就从一个糙汉子(明明一点也不糙!)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妹子。最后一步,带假毛。师青玄选择了一顶亚麻色微卷的长毛,带好之后,又在脖子上围了一条围巾,遮住了小巧的下巴,蹬上了低跟的小靴子,拿起了之前准备好的包包,便风风火火的出门了。

PM  12:45

师青玄从不算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直奔面前的师无渡所在的办公大楼。明天就是除夕了,大部分的人都放假了,门口也只有两三个保安在执勤。保安都看见了师青玄,也没有拦他,毕竟师无渡交代过,于是就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就放师青玄进去了。推开门,空调的热气瞬间铺满而来,吹散了师青玄的一身寒气。大厅里也不复往日的忙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在加班。前台的小姐也换了,之前那个认识师青玄,每次师青玄来的时候都不会拦他,师青玄也向她打个招呼。

师青玄放慢了脚步,装成一个女孩子的样子走向电梯。“那位小姐,请等一下。”前台小姐出声,拦住了师青玄。“欸?你是说我吗?”师青玄问道。师青玄会一个神奇的技能,叫做变声,所以现在这个声音基本和女孩子没什么差异了。

“对,请问小姐,您找谁?”前台小姐问道。“那个,我找你们总裁,师无渡。”师青玄答道。“那请问您有预约吗?”“嗯……好像……没有吧……”师青玄有些犹豫的说道,自己没有给哥哥说,算不算没有预约?“小姐,如果没有预约的话请您预约过后再来吧,总裁很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听到没有预约,前台小姐的态度瞬间倨傲了起来,像是认定了师青玄是不重要的人一样。

师青玄脸一沉,他从小被师无渡宠着爱着,连带着旁人也因为师家的背景,没有一个不去讨好他的,那里碰到过这么对他的人?刚想开口让前台小姐知道知道她惹了不该惹的人就看见了师无渡从不远处的电梯内走出来,还有四五个外国人一起。师青玄知道这可能是师无渡的客户,所以并没有着急的扑上去,而是不约而同的和前台小姐一起没有出声,静静的站在那里。

师无渡和他的秘书以及国外的客户一起走出电梯,却好像看见自家弟弟站在前台那里。师无渡一边和客户增(shang)进(ye)感(hu)情(chui)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那个“女孩”。五秒之后,师无渡一(sheng)脸(wu)冷(ke)漠(lian),真的是师青玄。于是师无渡在路过女装的师青玄的时候,给了师青玄两秒的眼神警告,然后当做没看见一样就从师青玄身旁走了过去。

师青玄看见自家兄长的眼神的时候,表情从QVQ变成了QAQ,妈呀,哥哥的眼神太可怕了!然后就看师无渡从他身边路过,和客户走出了大厅。师青玄看着师无渡走出大厅,一下子就蹲了下去,脸埋在了腿上,双手包头,脑袋里全是这样的弹幕: “……哥哥眼神太可怕,气场太强大怎么办!?急,在线等!” 前台小姐奇怪的看着师青玄,这人莫不是个神经病吧?

师青玄感觉自己命不久矣,脑内一片混乱,全是自己如何死在这里的1000种方法,于是大脑由于运作速度太快,死机了……等到师无渡和秘书进来的时候,师青玄还是以那个姿势蹲在地上并且丝毫没有什么自我感觉。师无渡让秘书先去忙自己的,他自己走向了师青玄。

前台小姐还以为师无渡是走向她的,所以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脸上笑的像朵花一样。然后以及很打脸的事情发生了:她看见总裁走到了这里,然后……突然蹲下了。前台小姐:???什么情况?【黑人问号脸.jpg】因为好奇,前台小姐开始偷(an)偷(zhong)看(guan)看(cha)总裁在干什么。

篇尾日常吐槽:emmmm昨天晚上加班加点熬夜码出来的情人节贺文qwq满地打滚卖萌求评论= ̄ω ̄=[下]还在码字中,刚刚到家√

【水风骨科】你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宝物【一】


题目和正文大概没什么关系√
毕竟我是个起名废√
*师无渡X师青玄*水风骨科*
产糖使我愉悦√
大概……没有车?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夶夶√
*现代paro√

当接到师青玄的电话时,师无渡正在酒店的包厢里和与他并称“三毒瘤”的裴茗还有灵文喝酒。
听见熟悉的铃声,师无渡挑了挑眉,不用看就知道是师青玄。因为这个铃声是师无渡这个超级弟控特意给宝贝弟弟设置的。

当然,作为“三毒瘤”的剩下两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裴茗当即就笑道:“怎么?你那宝贝弟弟又给你打电话了?”而灵文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师无渡白了裴茗一眼,他面容线条本就凌利,连带着眉眼也有一股不可磨灭的锋利,拿起手机,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然后就离开了包厢。

走到离包厢不远处的酒店的露台上,师无渡接起了电话。清冷的声线又带了几分如同他本人的性格一样的锐气,如同利剑出鞘,却因为电话那边的人,锐利的声音又带上了令人不易查觉的温柔与宠溺:“喂,青玄?”熟悉的声音传达到师无渡的耳朵里:“哥哥哥哥哥!我接到了五中的录取通知书了!呜哇哇!好开心!”尽管没有站在师青玄的面前,师无渡也能感觉到师青玄发自内心的高兴。

电话这边的师无渡勾了勾唇角,轻声答道:“嗯。”这个答案师青玄却是不满意的:“哥!我好不容易才考上五中的!没有奖励吗?”听着师青玄撒娇式的语调,师无渡轻声笑了出来,低沉清冷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师青玄红了脸。“想要什么?哥哥给你买。”师无渡问道。打小师无渡就对师青玄十分宠溺,就算师青玄要天上的月亮,师无渡也要摘下来给师青玄。
“嗯……”师青玄沉吟了片刻,说到:“要不哥你先回来吧,我想你了,我都一天没见你啦!”师无渡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语气也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说到:“好,我现在就回去。”“嗯,那就这样了,再见,马上就要见了。”“嗯,再见。”

结束了这段通话,师无渡回到包厢里,裴茗和灵文还在喝酒。“你们继续吧,我要回去了。”师无渡拿起了脱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对着灵文和裴茗说到。裴茗头也不回的答道“你那宝贝弟弟叫你回家了?行行行,你赶快走吧,别让你弟弟等急了。哦对了,走的时候记得把帐结了。来来来,杰卿,我们继续……”灵文道:“无渡兄,我们下次再聚。”师无渡点点头,离开了包厢。到了前台,把裴茗他们的帐结了,才离开酒店。

开车回到家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开门进屋的时候,师青玄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见开门的声音,师青玄“蹦”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飞扑到师无渡的怀里:“哥!”师无渡急忙张开双臂,抱住了扑过来的师青玄,小小的训斥了一下师他:“胡闹!都多大了,还这样,我如果接不住你怎么办!”说着又将师青玄往怀里带了带。

“嘿嘿,我知道哥一定能接住我。”师青玄蹭了蹭师无渡,笑嘻嘻地说道。师无渡的怀里有一股淡淡的烟草的味道,混合着他本身的气息,让师青玄感到十分安心。师无渡抬起一只手来,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发,另一只手拍了拍师青玄的背,柔声说到:“好了,青玄,这样你不累么。”师青玄又在自家兄长的怀里赖了一会,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兄长。

—本章完√—

篇尾日常吐槽:其实是想码个小短篇的,奈何风水太萌,脑洞一开就停不住了,突然感觉自己好凉……原思路是要码老师X学生的梗,但突然发现说好的水横天,掌财啊,所以最终设定是总裁水X学生风√下次更新不定,因为……我可能是思路卡了……先去写会作业冷静一下……

【穿西】【葳离】要来颗草莓么?
开车√
呜哇哇!发了好多次文字版,有敏感词汇……也真是醉了,只能用图片了,就酱吧√